中国承认三峡大坝存在隐患

中国官员以少有的坦诚措辞公开承认,三峡库区存在隐患,如山体滑坡、水土流失以及污染等,如果这些问题不能迅速得到解决,将会引发严重环境灾害。

官方媒体新华社(Xinhua news agency)在其英文新闻报导中援引了本周一次会议上专家的发言称,如果不采取预防措施,三峡大坝项目将会引发巨大的灾难。

这是中国官方首次承认三峡大坝可能引发一系列意想不到的环境问题。上述言论正是出自最近中国政府官员就三峡大坝影响问题召开的一次会议上。

据新华社报导称,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汪啸风表示,我们决不能放松对生态及环境安全问题的警惕性,也决不能以环境为代价来实现经济增长。

其他与会专家称,三峡水库已经引发了威胁周边居民生命安全的山体滑坡现象,他们还警告称,下游堤岸也受到了侵蚀。新华社称,此次论坛于周一至周二在长江下游城市武汉举行,与会者表示,已经发现大坝对640公里长的库区产生了显著的不良影响。重庆市副市长称,三峡大坝沿岸36公里出现了91处塌陷。

汪啸风说,中国总理温家宝今年早些时候在国务院的一次会议上已经谈到了三峡大坝可能引发的环境问题。

湖北省副省长李春明则警告说,从三峡大坝下泄的江水正在侵蚀下游的防护堤坝。湖北是长江流经的省份之一。科学家们说,三峡大坝以下江段的水流速度正在加快,因为可降低水流速度的泥沙被三峡大坝大量拦截了。

建设三峡大坝的初衷是控制每年肆虐的长江洪水,并为中国不断增长的经济提供清洁的电力来源。但从兴建之初时起,三峡大坝就一直是人们批评的目标,有人指责该工程强制搬迁了100多万当地居民,淹没了一系列重要的历史古迹,并将使四川盆地的地貌发生剧烈改变,等等。早些年对三峡工程的批评声音经常会受到严厉压制。1994年开工建设的三峡工程至少耗资220亿美元,这一工程目前仍未完工。

而现在,政府官员和科学家们又对可威胁到三峡大坝的其他危险发出了警告。在庙河村这样的三峡沿岸地区,山体滑坡的威胁是如此严重,以致于村民们不得不被迫搬迁。《华尔街日报》不久前一篇报导三峡大坝不断增多问题的文章曾提及了此事。

新华社的英语报导援引汪啸风的话说,《华尔街日报》提及的问题应该引起大家的足够重视。

据一家地方政府的网站称,三峡地区最近就发生过几次山体滑坡,6月28日发生的那次导致四名村民丧生,另有四位村民至今依然下落不明。

所有这些问题都是在中国水资源日益短缺的大背景下出现的。在全国许多地方,大量未经处理的污水、工业废水以及含有化肥残留的农田用水把众多湖泊变成了污水池,大片水面被藻类所覆盖。从官方的统计数字看,中国一半以上主要河流的污染程度已经严重到了鱼虾绝迹或河水已无法供饮用和灌溉之用的程度。政府说,中国有三亿多人缺乏清洁的饮用水,这部分人口约占全国总人口的四分之一。

中国政府一直在加紧努力,以免环境问题阻碍中国经济的迅速增长。中国国务院周三刚刚批准了一项五年计划,在解决污染问题方面提出了一系列重要目标和相关措施。
【转】华尔街日报

评论

Geuro说…
终于有官方承认了。希望不要变成祸国殃民的工程。
小鱼博客说…
自然适当改造、利用可以,不是常说可以征服、战胜的
想当年90年代初,建三峡大坝的提案再度出台的时候,最反对的就是重庆市了。因为三峡大坝的蓄水量,及其本身的质量实在太大,会引起地球物理方面的一些变化,会导致因此而产生的地质灾害,比如地震,洪水。而其中的一个潜在的重灾区就是重庆市。据说,中央考虑给重庆设直辖市,就是因此所给的一个补偿。
每一届政府总喜欢拿出一些政绩工程来。而三峡工程则是几代领导人的政绩工程。不是说三峡工程不可建,似乎它的上马总还是有些仓促,没有更多的考量生物,生态,地球物理等多方面的因素。
人口可以迁移,生态可以迁移吗?古迹变成了水底的文物,而很多风景也永远的沉没到了水里。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浙大女”原是网络愤青男昨日现身道歉(转载)

google让我们满足偷窥的欲望

拜佛与求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