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12日

三峡后果

不知黄万里先生在世有幸看了以下这篇文章,有何想法。他昔日所忧今成现实。对于我们这些小老百姓来讲无话可说,因为我们根本没有话语权,只是问题这么多真不知道当初论证的都干什么了。

中国政府称,由于生态环境问题,三峡大坝附近地区还将有400万居民在未来10-15年移居别处,移民人数是当初修建三峡大坝时移民数量的三倍。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Xinhua news agency)发表的这则消息再次让人们看到了被称为中国工程建筑史上伟大成就的三峡大坝所带来的意外后果。

三峡大坝兴建的初衷是为了显示中国有能力驯服长江洪水和提供清洁电源。但事与愿违,它成了中国日益严重的环境问题以及飞速经济发展灰暗面的代表。

此前,已有140万居民为了修建三峡大坝而移居他乡。中国国有媒体周四报导,因担心水库内水源会受到污染,以及山体滑坡对周围数百万居民造成威胁,政府计划将400万居民从三峡库区迁出。

据新华社报导,重庆市副市长余远牧表示,三峡库区生态环境非常脆弱,自然条件不适宜大规模的城镇发展和聚集太多的人口。

随着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代表大会日益临近,对三峡大坝的担忧情绪也达到了顶峰。中国官员称,中国总理温家宝在今年早些时候召开的一次国务院会议上提出了三峡大坝的生态问题。

三峡大坝工程始于1994年,目前尚未竣工,耗资至少在220亿美元。

位于三峡大坝西端的重庆市受到的影响尤为明显。三峡大坝工程使长江更适合大型船只航行,但是也恶化了重庆附近人口密集的大片沿岸地区的生态环境。中国官员称,大坝沿岸已经有91处发生塌陷。

此次400万移民行动是重庆市2007年至2020年城乡总体发展规划的一部分,已经于9月20日获得国务院批准。据新华社报导称,居民将转移到“一小时经济圈”内居住、发展。

河堤的频繁塌陷已经迫使数千人转移,并催生了一个新名词:“二次移民”,即当初已经为三峡工程搬迁过一次,现在又需要再次转移的人。在首轮移民过程中,不断有官员私吞移民安置资金的消息曝出。

就在不到一个月前,中国官员首次公开承认三峡库区存在山体滑坡、水土流失以及污染等隐患,如果这些问题不能迅速得到解决,将会引发严重环境灾害。

新华社援引专家在一次会议上的讲话称,如果不采取预防性措施,三峡大坝项目将会引发巨大的灾难。

在庙河村这样的三峡沿岸地区,山体滑坡的威胁是如此严重,以致于村民们不得不被迫搬迁。《华尔街日报》8月份一篇报导三峡大坝问题不断增多的文章曾提及了此事。国有媒体称,有关官员在此次会议上提到了这篇文章。

据一家地方政府的网站称,三峡地区最近就发生过几次山体滑坡,6月28日发生的那次导致四名村民丧生,另有四位村民至今依然下落不明。

下周,中国共产党十七大就要召开。一些观察人士表示,对三峡大坝的公开批评可能涉及更深层次的权力争夺。该工程与前国家主席江泽民关系密切。而温家宝等现任领导人一直与三峡大坝保持距离。
从一开始,这个项目就因要安置数十万移民、淹没许多重要的历史文物遗迹和改变长江流域生态而受到了批评。最初的批评意见受到了压制。在1993年有关该项目的投票中,近三分之一的人大代表投了反对或弃权票。这对习惯于“俯首”的他们而言,实属罕见。

该项目在1994年动工,成千上万的居民搬迁到了在易滑坡地段以上地区新建的城镇中。但在水库开始蓄水后不久,一系列新问题开始涌现,如山体滑坡更加频繁,水污染加剧和移民缺乏土地等等。

更具体的情况没有对外公布,但此次移民是重庆地区城市化规划的组成部分。重庆目前共有2,800万人口,其中城镇人口约占一半,其余分布在密集的村庄中,他们为了生计奔波忙碌,也进一步加剧了三峡库区的污染问题。

中 国负责保护长江环境和水资源的政府部门──长江流域水资源保护局(Yangtze River Water Resources Protection Commission)原局长、环境学家翁立达称,此次移民与以往不同,这次更主要的是城市化、扶贫和更好地保护三峡库区水质。

中国目前的城市化进程可能是历史上最快的,这创造了大量的机会和财富,但也带来了大量的垃圾和污染问题。在长江流域,城镇的发展速度超过了基础设施的建设步伐,令大量未经处理的污水被直接排放到长江中。与此同时,流失的化肥和其它污染物也从农田和工厂流入了长江。
转至华尔街日报

3 条评论:

Geuro 说...

李鹏跟江泽民。唉

coolsin 说...

貌似这篇文章可以参加BlogActionDay哈。呵呵。

Jacky Zhao 说...

这次国庆我刚好就去了长江三峡,我认为,三峡工程是当代的中国人以破坏资源来提高生产力的典型代表,我是反对它的建造的,而未来会告诉我们真实的答案!
但我仍然还是要衷心祝愿三峡工程能造福于中国人民,因为假如是失败了的话,对中国带来的损失将会是惨痛的,不只是几百万移民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