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Kong十年 活力依然

在最近一家名为Zuma的新潮日式餐厅的开业典礼上,一群上流社会的显贵名媛聚集一堂,他们浅酌粉红色鸡尾酒,品尝着烤牛肉及餐前开胃小菜。美国投资银行家们流连在香港望族和商界新贵的千金们中间,这其中还能看到中国全国人大委员长孙女的身影。

自1997年7月1日中国从英国政府手中接管香港政权至今已近10年,这幅景象在很大程度上也反映出了香港近来繁荣发展的原动力所在,那就是香港原有的财富地位、与全球各地的贸易和金融往来、新贵的涌现、以及来自中国大陆的机会和人力资本。

上述种种因素无法保证香港在中国政府领导下的未来。1984年,在中英签署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时,北京方面同意维护香港的自治和原有生活方式不变。然而,大陆方面对政治控制的需要时常阻碍了香港的自由,香港追求民主的努力依然屡屡受挫。而不断发展的上海和北京依然是香港作为商业、金融中心的潜在威胁。

不过,香港在消除外界对它的种种疑虑、继续充当中国经济增长排头兵、保持世界大城市地位等方面展现出了自己的能力,也让人们更多看到了这块前殖民地的活力。

在过去10年的许多时间里,香港的道路都充满了坎坷。在1997年政权移交后不久,一场金融危机开始在亚洲肆虐,使香港和它的近700万居民陷入通缩泥潭长达6年。许多企业破产,房价暴跌,最高时缩水达75%。4年前,突如其来的非典型肺炎(SARS)又夺去了这座城市近300人的生命,令香港的生活陷入了停滞。

如今,来自大陆富豪的购房需求把香港豪华住房市场价格推向了历史高点。去年12月,风景优美的太平山顶的一处地块被拍出了相当于每平方英尺5,400美元的天价,据房地产经纪机构称,它也因此成为了全球最为昂贵的地产项目之一。

香港恢复活力的能力也让人看到了其竞争优势的“粘性”:可靠的法律体系、严格的企业监管、完备的金融、零售和旅游服务──这些都是中国其他地区目前难以匹及的。

“在餐厅吃饭,你的水杯从来都不会空着”,香港高档时装零售店连卡佛(Lane Crawford)的总裁吴宗恩(Jennifer Woo)这样说道。

眼下香港经济显得生机盎然。香港去年的本地生产总值增幅达到6.9%,今年增势依然强劲;失业率位于4.3%的9年低点;消费者支出、以及奢侈品消费也都在上升。去年香港人共购买了96辆法拉力(Ferraris)跑车,而2003年只有28辆。Zuma不过是众多落户香港的高档餐馆中的最新一家,像松久信幸(Nobu Matsuhisa)、卢布松(Joel Robuchon)和迪卡斯(Alain Ducasse)等名厨过去几年里都已在香港开设了餐馆。

自1842年香港成为英属殖民地以来的漫漫历史长河中,与中国其他地区经历的动荡相比,香港堪称稳定和安全的天堂。香港如今的许多商界领袖都是在童年时逃难来此的。在英国政府统治下,香港人首先将香港变成了一个制造和贸易中心,进而转变为服务和物流中心,其在全球金融业的重要性也与日俱增。

民众集会抗议反颠覆法这样的地位让香港、而不是上海变成了今天中国首屈一指的金融中心。去年在大陆两大银行首次公开募股的推动下,香港交易所当年的首次公开募股金额达到427亿美元,超过了纽约、伦敦和东京的证交所。香港交易所是中国唯一允许海外投资者自由交易中国大型上市公司股票的场所。

香港的金融魅力和它的生活质量正吸引大陆人才的竞相涌入,沈南鹏(Neil Shen)就是其中一位。这位39岁的企业家来自上海,他与人联合创办了一家网上旅游公司和一家酒店连锁店,如今它们都成为各自领域数一数二的公司。沈南鹏现正经营一家风险投资公司,并把家安在了豪宅集中的香港太平山顶。

沈南鹏10年前第一次来香港工作时还是一位投资银行家,当时在香港像他这样的大陆专业人士可谓凤毛麟角,大陆人也时常被香港人看不起。他的普通话会立即把他和那些说粤语的香港人区分开来,人们一下就知道,“你不是香港人”,他说。

然而,“今天我觉得我是香港的一部分,香港就是我的家”,沈南鹏说。他的两个女儿都在香港上学,他也成为当地“青年总裁组织”(Young Presidents Organization)的一名会员。他说,这个地方适合那些思维开放、乐于学习、愿意沟通融合的人。在这里生活很放松,但与北京和上海相比,香港又显得十分成熟。

而对于担任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Canadian Imperial Bank of Commerce)驻香港投资银行家的山东人Allan Bu来说,香港很好地融合了中国和西方的文化。在为一家中国投资银行工作期间,他曾在纽约呆了几周,发现那里的生活并不适合他。而在香港,他说,在身处中国的环境下你就能体味到海外文化。当然,香港高昂的房价也让他头疼,拥有宽敞的住房几乎是奢望,除非你超级有钱,他说。

大陆“超级有钱” 的人似乎也很喜欢香港,不少人在香港最高档的住宅区购置了住房。中国的体操奥运冠军李宁如今经营着中国最大一家运动服饰品牌,他去年在港岛南边花费 1,900万美元购置了一幢面积540平方米的别墅。他的邻居是大陆一家烟草酒业集团的老总,他的别墅价值2,150万美元。

许多人认为,香港经济在2003年SARS爆发期间跌到了谷底。

SARS肆虐香港“SARS是一个转折点”,加拿大企业家艾伦•泽曼(Allan Zeman)说,泽曼长期定居香港,早年曾投资酒吧和餐馆,也是香港夜生活主要活动区兰桂坊的创建者之一。“香港当时真的是跪倒在地,需要有人划亮火柴,点燃信心。”

也正是在那个时候香港政局出现了极大的不稳。当年夏天,50万香港人上街游行,反对时任特首董建华的政府和他的政策,包括他当时计划推出的反颠覆法。(该法案后被搁置。)

后来是中国政府的介入挽救了香港经济。中国政府与香港签订了一个贸易协定,对香港企业在大陆的投资给予某些特别待遇,同时还放松了大陆个人赴港旅游限制,从而提振了香港的旅游业和零售业。

一夜之间,这些企业面对蜂拥而至的大陆游客开始变得应接不暇。泽曼回忆说,当时,在吸引了大批游客的兰桂坊,各家餐厅开始破天荒地第一次印制简体中文菜单。

眼下,泽曼正经营着一家颇为成功的海洋公园,每年吸引的游客数量超过500万人,其中近一半的游客来自大陆。今年7月1日,海洋公园将有两位新成员与游客见面:熊猫宝宝“乐乐”和“盈盈”,这是中央政府为庆祝回归而赠送给香港的礼物。

由此可见香港对于大陆是多么的重要、大陆对于香港又是多么的重要,泽曼在谈到这对熊猫时如是说。

如今,像Charlotte Zhao这样的大陆游客是香港各家顶级豪华专卖店的重要顾客。“香港当然是最好的购物地,”23岁的Zhao这样说到,她的每个手指甲都经过精心修剪,涂上了不同的颜色。她刚在香港一家购物中心内的迪奥(Christian Dior)专卖店买了一块手表,“每当我在北京逛腻的时候就会来香港,”她说。

当然,不是每个香港人都尝到了财富的甜头。许多人依然生活在拥挤的住宅区,房子狭小。一些人也就是勉强度日,始终难以适应如今香港的服务型经济。香港绝大多数制造业工作机会已经流向了劳动力成本低下的大陆地区。

而且,香港也并没有完全脱离险境,香港股市目前就在面临新的挑战。在中国股市去年恢复IPO后,中国监管部门正在想方设法重振内地股市。香港与内地的密切联系也表明,内地经济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会殃及香港经济。
尽管香港、内地的联系日益紧密,但政治依然是双方关系中的一个棘手问题。10年前,中国政府在让英国政府最后一刻的民主努力化为乌有后立即接过了香港主权。七年后,在民众要求民主的呼声高涨、街头抗议日益增多的情形下,董建华黯然离职。

如今,他的继任者曾荫权比他要更受港人欢迎,他曾在港英政府任职。在曾荫权的领导下,香港的政治氛围要平静许多。不过,香港的政治体系依然缺乏民主,特首由 800人组成的推选委员会负责推举,而非普选产生,而北京方面的支持更使曾荫权当选没有任何悬念。曾荫权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如他所承诺的那样,为制定更为开放的民主体系规划出一条道路。

无论怎样,存在不同政见以及人们愿意表达这些政见就是一个好迹象,星巴克(Starbucks Corp.)中国高层管理人士翁以登(Eden Woon)说。他以前曾担任过香港总商会总裁。

他说,不同政见者依然存在,也还有人在不停抱怨。
转载自华尔街日报

评论

谢谢你的留言,我同意你的观点,每个人最重要的是拥有自信心。
申请对换博客链接,如果同意请留言告诉我,谢谢!
很喜欢你这篇关于香港的评论!
XIA说…
这是原创吗?
如果是,那我真的很欣赏你的文采
如果不是,那能告诉我欣赏你的慧眼
谢谢你们的来访,这篇是我从华尔街日报上转载过来的。喜欢的话可以去华尔街日报看看。里面内容不错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浙大女”原是网络愤青男昨日现身道歉(转载)

google让我们满足偷窥的欲望

拜佛与求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