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8日

人有两只手,但大多数人残疾

手是改造世界的工具,人为什么有两只手?因为有两个世界。
一个世界是物质的,处处讲究客观规律,一切都可以丈量测算,它有一只手,按照客观规律促进事物朝正反方向发展,并派生出数学、物理、化学、政治、经济、军事等操作理论;另一个世界是虚幻的,也就是我们的精神世界,这是老生常谈,但是人们对此世界的独立和重要性认识不够,对它的游戏规则不求甚解,甚至还不知道它的手叫做“传播”。
熟知事物规律才能将手应心。大多数人胳膊上一只手也没有长出来,所以一生碌碌无为。少部分人有物质的手,对政治、经济、文化规律了如指掌,所以摘到了果实,成为这个世界的成功人士。但是,只有极少部分的人长了两只手,学会左右搏击之术,既会去摘果子,也懂得怎么以精神力量捍卫成果,不至于发了财还被讥为暴发户。
很多人不懂得传播这只手的重要性,甚至把传播当作物质手腕的附庸,比如:认为传播是一种行业,认为传播只为市场营销服务。大学里并没有正儿八经传授这门课程,他们可能承认艺术也是传播,但是认为那只是文人腐朽以打屁放气的偏门学科。这种对传播一知半解的看法,让这左右世界的重要工具沦落到尴尬的地位,让自己也沦落到尴尬的地位,比如,有权但得不到民心,有钱却获得不了认同,做父亲都被儿子反,做好人又被误解为别有用心,他们感叹自己比窦娥还冤,其实一点都不冤,因为他们还不知道传播这只手的用途。
长了双手的人才能平衡而成就大业,左手做,右手说。当然,这两只手既协调也矛盾,由不同的标准和价值观控制。在物质世界里,遵守事物的客观规律,所以有标准,有标准就有对错,有真假,有善恶,有高低,并有法律和真理来约束和指导人的行为,但这些不存在于精神世界里,很多人一生痛苦,就是将彼世界的标准用来指导此世界,犯了文不对题的毛病,所以纠葛、迷惑、迟疑不决,希望“事实胜于雄辩”这句话有一天来解脱他,还给他清白。
我敢打赌,等到他死的那一天都不会有东西来解救他。因为精神世界并不存在公正、公平、公开这些可以计量的标准,这个世界由精神意志的游戏规则控制,天空上密布的全是欲望,只有满足和没有被满足之分。满足了自己的欲望,其意志就饱满,穷且益坚;满足了别人的欲望,别人就乖乖听话,捐钱捐物。自己的欲望没有满足,其状态就低迷,富也只剩下钱;别人的欲望没有被满足,自己前进的道路就会变成障碍赛的跑道。
我们可以把两个世界的一些基本原理拿来对比:
物质世界是屈服于真理的,有量化的标准,别说人对数学、物理、化学、政治、经济的认识是这样,就连人对自己也要分析出元素百分比率,把智力和大脑细胞划等号,把爱情以荷尔蒙的成分联系起来,把事业以占领多少剩余成本来计算,处处有公式,有标准。
而精神世界是屈服于欲望的,人在这里不是人,是虚无的“角色”,社会不是高山、湖泊的动物饲养场,而是高低声音起伏欢乐的实验场。市场是阶层竞赛的舞台,消费是胜利后的炫耀行为,社会是阶层的假面舞会,“人生如戏”就是某些人隐约察觉到这个世界存在后的感悟,这里不存在所谓的真理,比如,男人自认为可以控制社会,发行女人回家的观点,但女人也可以控制社会;再比如,今天女人美的标准是瘦,明天就可能变成胖,后天就会再回到瘦。
物质社会的行动方法是以事物发展规律渔利,积累财富多者胜;精神世界的行动方法是遵循“角色”欲望规律摘果,积累大脑多者胜。
人类的另外一种残疾是只长了精神的手,能摘脑袋,但摘不了果实。物质之手的残缺,就会表现出鲁迅鄙视的阿Q精神,鲁迅先生的批判精神面世几十年,但鸵鸟政策还是在很多人身上存在,比艾滋病毒还顽强。
两只手的道理很多人都懂得,但是如何让两只手都变得有力,却是大多数人的课题,特别是传播这只手。人们对物质世界的规律认识得非常深,有历史、化学、经济、政治这些专门课程和诸多丰富的著作,但是传播世界甚至连公共理论都没有建立,大学里的专门课程也只是盲人摸象,人们还不懂得传播这回事。当然,不排除少数无师自通的天才,那些各种领域的帝国,都是这些天才们建设出来的。
无论是做卖买、出产品、搞音乐、干教育、追女人,必须两只手都发达。发达的标准是:有左有右,左就是左,右就是右,左不超过右,右不盖过左。以精神世界之手为物质世界服务,会虚弱枯竭;以物质世界之手指导精神世界,会迷惑自毁。
左右开弓者胜,这句话是专门说给深谙经济规律者,一手长一手短,经济建设得越快,基业垮台得越快。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