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ssanon-《Wolves》狼


布列瑟农(啊!天堂)Bressanon--马修·连恩Matthewlien 加拿大-《Wolves》狼




here i stand in bressanone

with the stars up in the sky

are they shining over brenner

and upon the other side

you would be a sweet surrender

i must go the other way

and my train will carry me onward

though my heart would surely stay

wo my heart would surely stay


now the clouds are flying by me

and the moon is the rise

i have left stars behind me

they were disamondsin your skies

you would be a sweet surrender

i must go the other way

and my train will carry me onward

though my heart would surely stay

wo my heart would surely stay

歌词翻译:

我站在布列瑟侬的星空下
而星星,也在天的另一边照着布列瑟农。
请你温柔的放手,因我必须远走。
虽然,火车将带走我的人,
但我的心却不会片刻相离。
哦,我的心不会片刻相离。
看着身边白云浮掠,日落月升。
我将星辰抛在身后,让他们点亮你的天空。


布列瑟侬出自专辑《狼》,专辑封面写着如下文字
加拿大育空河流域
狼群目睹着同伴 断气在人类枪下的 身影
它们的眼神中
没有恐惧 只露出一股沉静
那是原野上的傲气 天生的野性
在原野还能奔跑 血液尚未流尽之时
回首凝望
无法舔舐同伴的鲜血
就带着它的灵魂浪迹天涯

也许人和狼的距离真的很近,甚至能感受得到彼此的呼吸,悲伤的萨克斯中,狼静静舔噬伤口。很难用语言表述出听bressanone的感受,悲伤的萨克斯、低沉的法国号,引领我们进入现实的荒野之地,吟唱着离别的无奈与不舍
结尾的火车轰隆隆的声音,让我想起了小时候...

  《布列瑟农》选自马修·连恩专辑《狼》。 1992年加拿大有空地方政府施行了一项名为“驯鹿增量”计划”,为达到目的,却必须大量捕杀狼群。为此,30多位音乐工作者以2年多的时间,完成了《狼》这张专辑:它以最直接的感情,最沉痛的呼声,敲击着人们的心……绚丽的苏格兰乐风,记录着“飞鼠溪”的悲情;“布列瑟农”抒情的吟唱着无奈的离乡情绪;轻爵士的 “归乡之翼”,古典管弦交织出力量与悲情……将原野上活生生的狼群带入音乐中。这是以音乐与人性写下的动人史诗!

隐约的钟声,仿佛来自遥远的地方,那是乡村教堂在夕阳西下轻轻敲响的钟声吗?可以使人想到安详的钟声啊,你是怎样的在我的心田里轻轻摇荡。
浑厚的男音在舒缓地吟唱着无奈的离乡曲,使人透过那带着怀念的声音体味到一颗流浪在外的心,是怎样地在怀想着故乡。
那必是一个个的黄昏,在有着同样昏黄的色彩下,离乡的人一次次地回头,无奈而伤感的眼望着故乡的方向,那里也许有一座座的群山,显出渐渐暗淡的身影。或着是在火车上,一个人,在半夜孤零零地醒来,望向窗外,只有黑幽幽的山影,天上有星星吗?纵使有也是孤单的吧。而这时唯一的声响是那车的声音,塔-提-塔,塔 -提-塔……那是多么单调而又有着无限韵味的声音啊。
也或者,是在异乡的街头,你一个不经意的回首,猛然间见到那熟悉却久别的朋友。也许是你低着头徘徊时不知从何出溢出的一句乡音。站在这样的路口,你不会泪流?
故乡可以是母亲那一声声不再能听到的唠叨,现在想来却亲切,简直能直探到你的心底。也或许是那熟悉的简陋的房子,直到现在你还能真切地回想触摸它时的感受。或者是那条小溪,曾流淌着你几多的往事,现在依旧在你的记忆里熠熠生辉。
离家是越来越远了,在这样幽深的夜里,你不会想到家人吗?你不会情不自禁地回想起那黄昏时从远处传来的钟声吗?它也必象那单调的车声一样来撞击你的柔软的心,那是想哭的温柔。与漂泊相对的生存状态是安定,我一直以为要是能有一个大大的草原,一望无际,而背后是高山,有着蔚蓝的天,有着清冽的空气,还有一群安详着面带微笑的人们,那简直就是天堂了. 或许只有历经了漂泊况味的人才能深深体味安定生活里所蕴涵着的各种滋味吧。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浙大女”原是网络愤青男昨日现身道歉(转载)

google让我们满足偷窥的欲望

拜佛与求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