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7日

空军一号乘务员的秘密任务

今天是珍珠港66周年~先纪念一下。

Pearl Harbor

有一段时间没在华尔街日报看到如此有趣的文章了~羡慕他们的生活。

深空军士兵阿曼达•费希(Amanda Fauci)的工作非常敏感,她需要通过的安全检查简直和美国特勤局(Secret Service)的特工差不多。有时侯,她更要执行长达几周的秘密任务。

不 过,在最近一次执行任务期间,这位23岁的空军士兵感到异常艰难。她说,自己用面团制成的德克萨斯州状小甜饼全都报废了。那天夜里,她只好回家从头再做一 批。第二天,她要在前往德州克利奇站(College Station)的波音757飞机上将这些小甜饼提供给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Robert M. Gates)、前总统老布什(Robert M. Gates)以及其他重要人物享用。



border=0阿曼达•费希说,第一批小甜饼报废的时候,她一时间有一种恐惧感。这位有着5年空勤服务经验的乘务员表示,下班以后还要继续工作都是为了“完成任务”。

美国空军(Air Force)正在招募少数象阿曼达•费希这样有着良好记录的男女乘务员,他们将在空军一号(Air Force One)和其它专门为政府高官提供全球飞行服务的16架豪华飞机上效力。

要 找到这样合格的乘务员并非人们想象的那么容易。美国空军的这类飞行人员有150人驻扎在安德鲁空军基地,还有大约70人驻扎在其它地区,他们无一例外地都 要接受生存技巧、飞机遇险救护以及烹饪技艺方面的培训,这些乘务员所履行的职责通常会让商务航班上的乘务员直想赶紧逃脱。

出于安全和历史 原因,这些乘务员的职责包括拟定菜单,采购食品和必需品,准备膳食,将行李装入货舱,当然还要身着海军制服为那些位高权重、要求苛刻的乘客提供服务,这样 的旅行可能会持续几周。虽然他们有时侯能在海外获得入住豪华酒店的优待,但是他们必须24小时待命,并且忍受无法预知的行程安排,比如连续飞行11小时, 在伊拉克的帐篷里度夜,更不要提在飞机加油时打扫机舱,清洗数也数不过来的餐盘。

有着10年役龄的空军乘务员、上士埃里森•米勒(Allison Miller)说,“我的朋友们都说,即使给奖金他们也不愿做我的工作。”不过,这位有着15年空乘服务经验的乘务员表示,她之所以接受这份工作,完全是为了旅行和丰厚的报酬,“我已经绕地球两圈了。”

过 去六个月里,安德鲁空军基地的美国空军第89空运联队(The 89th Airlift Wing)展开了一次前所未有的招募行动,希望吸引现役军人前来应聘空中乘务员,同时也捎带招募一批飞行员。在这次蓝白标识计划中,当空军一号和其它专机 在全美各地的空军基地停靠后,第89空运联队会邀请当地军人亲临一观。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Condoleezza Rice)和副总统迪克•切尼(Dick Cheney)等专机常客还通过视频录像对这一行动作了推荐。

负责第89空运联队内部人员调动 的少校飞行员库尔特•克雷姆斯(Kurt Kremser)表示,尽管这份工作能带来莫大的荣耀,空运联队还是在吸引到足够数量的合格候选人方面遇到了麻烦;此外,为了避免人员队伍过于头重脚轻, 空运联队在合理调配各个年龄和级别的人员方面也遇到了重重困难。不过,美国空军表示,此次行动的主要目的其实就是让大家了解军方提供这样一份工作,而且这 一努力也确实取得了一定成效。空运联队已经找到了足够多的乘务员填补截至9月份的职位空缺,而且填补本财政年度内职位需求的工作也进展得颇为顺利。

空 军乘务员的起始年薪约为4万美元,和资深商务飞机乘务员差不多。不过,他们最终的薪资水平可能会高出许多。除了正常薪资,他们在旅行期间还能获得航班补贴 和出差津贴;如果是在前往伊拉克和阿富汗等危险地区的航班上服务,还能获得危险补偿费。对于一些空军乘务员来说,他们的目标是被选中专门在布什总统的两架 波音747专机上服务,虽然这样的职责并不会带来额外的报酬。

现年32岁的上士克里斯蒂娜•谢里丹(Christina Sheridan)哪里都飞。飞行时她身处C-17货机的腹部地带。她是两辆流线型“银弹”拖车上的工作人员,此类拖车配备有通信套间,一节专供VIP及 其助手的车厢,以及洗手间。拖车栖息在庞大的飞机体内,因此没人知道有重要人物登机。

她高兴地说:“有一些地方你肯定不会想去。我在伊拉克、Bagram(阿富汗)和喀布尔呆了很长时间。我们烹制一样的东西,但是我们用塑料而不是玻璃器皿盛装。”

中 士乔恩•杰克逊(Jon Jackson)记得,有一次旅途中,当时那位“特别来宾”(Distinguished Visitor,也称DV)本已选择牛排或者鸡肉作为主菜。不过突然间他又想吃鲑鱼了。于是飞机在爱尔兰的一个加油点停靠后,乘务员立刻下飞机为50名乘 客采购鲑鱼。杰克逊中士的工作地点就在飞机后部的厨房里,那里有一个小水池,一块切肉板,杰克逊就这样忙活起来,尽力把鱼切成片,然后亲自烹饪美味。

担任空军乘务员长达18年的上士莫尼卡•唐森德(Monique Townsend)表示,“有些事情我们没法做到,”她说,“你不可能总是能搞到50人份的毛伊鱼吧。但是,他们说出的第一句话总是‘我们今天吃什么?’食物是第一位的。”

这一点显然不错,难怪乎阿曼达•费希会联系国防部长办公室专门讨论往返克利奇站途中的膳食选择。在前往克利奇站的航班上,他们选择了手撕猪肉三明治、而不是鸡肉面条作为午餐。而在返航航班上,他们选择了鸡肉凯撒沙拉,而不是香辣鸡肉沙拉和牛排卷饼。

起 飞前一天,包括阿曼达•费希在内的6名乘务员身着绿色的一件式飞行制服,于早上8点在安德鲁空军基地的物资供应所集合,采购飞行必需品。他们很快就在6个 购物推车里塞满了各种各样的食物,从冷冻洋葱圈到半成品土豆沙拉、烤豆、鸡肉、葡萄、莴苣,还有惹出麻烦的甜饼生面团,不一而足。费希女士在酒浸樱桃柜台 边逛了片刻,试图决定她计划调制的Shirley Temple开胃饮料是用有茎的樱桃好,还是没有茎的樱桃好。整个采购花费了大约500美元。

回 到空军中队总部后,六人将必需品卸到一间大型工业厨房内,然后开始工作。军士长肯尼思•杰克(Kenneth Jack)指定了此次航班的主厨,将一些香肠烹调直至呈现棕褐色,这些香肠是为返航早餐计划提供的墨西哥玉米煎饼准备的,然后又把鸡胸肉放在一个贴箔平底 锅里。他说,我准备将它稍事打理后调味烘烤,用于凯撒沙拉。

当晚,在费希女士用红、白、蓝三色装饰新制成的小甜饼时,军士长杰克正在自己家里依照他从互联网上下载的一份菜谱调制罐装烤豆。杰克解释说,每样东西都经过了考究的调理,因此看起来就不再象是从罐头里拿出来的。

起 飞当天,费希女士非常紧张──这可是她第一次担任乘务长,负责监督其他5位乘务员,同时亲自为DV提供服务。费希女士坚持在起飞前三小时、而不是通常的两 小时就开始集合。因此,在9点15分,6名乘务员身着考究的飞行制服(没有任何军衔或者绶带装饰)就开始将盒子和冷却器里的食物装载到一个货车上,然后装 上波音757飞机。

两年前,身材娇小、一头金发的阿曼达•费希还在新墨西哥某F-16空军中队的飞行线上从事供应管理方面的工作。当她告 诉基地指挥官她打算在四年服役期满后离开,申请西南航空公司(Southwest Airlines)的乘务员职位时,指挥官让她与第89空运联队进行联系。在她入选后不久,费希女士将服役期限延长了四年。迄今为止,她已经飞过从澳大利 亚到比利时等多个国家,为第一夫人劳拉•布什(Laura Bush)和国会议员们提供服务。

在国防部长盖茨前往克利奇站的航班上,又到了供应小甜饼的时间了。这一次,乘务员额外的努力取得了成效。费希女士说,它们看起来好了很多。当乘客们注意到小甜饼正是德州的形状时,他们都觉得简直太棒了。
转载至华尔街日报

1 条评论:

Silvia Lee 说...

今天blogspot竟然开了